火疗做法 体控电疗 根治脑梗

身边的感动:"工棚律师"向永兴甘为农民工依法"讨薪"

来源: 时间:2018/10/31 21:39:53点击:


\n

  新华网武汉12月5日电(记者俞俭? 王贤)“为民工维权,为百姓解忧”——农民工向邵军及其重庆籍工友带着腰鼓队,日前来到武汉市青山区总工会,给设在这里的奉节县农民工维权站送来锦旗,深情感谢站长向永兴为他讨回工伤补偿款。

\n

  37岁的向永兴家在重庆奉节县一个偏远山村,1996年在老乡介绍下只身来武汉打工。10多年来,他自学法律,免费为农民工维权,帮助调解和诉讼20多起劳动争议案件,为农民工讨回欠薪和工伤赔偿金额达360万元,被工友们亲切地称为“工棚律师”。

\n

  2000年,向永兴在武汉某工地打工受伤,经人指点依法讨回了7000多元工伤赔偿款,从此让他踏上了劳动维权之路。只有初中文化的他感到,一个不懂法律知识的农民工要为正当权利讨说法是多么困难,于是,他坚持一边在武汉打工,一边自学《劳动法》《劳动合同法》《工伤保险条例》《民事诉讼法》等法律法规知识等,帮助农民工维护合法权益。

\n

  他住工棚、吃方便面、忍受工友的埋怨和嘲笑,在工地照明灯下苦读……记者在向永兴租住的一间房里看到,破旧的木床上堆满了介绍工会及法律知识的书籍。

\n

  很快,向永兴自学的法律知识有了用武之地。奉节籍30多名农民工被欠薪,工友们讨了两年多毫无进展,2000年底找到向永兴。向永兴整理证据材料后,向当地职能部门申诉。由于证据确凿,合同条款明晰,在当地职能部门的督促下,很快讨回了12万余元被拖欠工资。为农民工讨薪的故事一传开,找他帮忙维权的人越来越多。

\n

  “向哥真是个好人,把工友的事当作自己的事一样,一趟一趟跑,不辞辛苦。”正在请向永兴维权的王光松说,每次在外面吃饭,向永兴都只要一碗炒粉,从来不坐出租车。

\n

  向永兴说,都是农村出来的,赚钱不容易,能帮着省点就省点。他帮人维权“讨薪”,虽然会耽误自己打工,但他从来不要别人一分报酬。

\n

  平时,他只能接些零散活,收入越来越少,生活紧紧巴巴,还时常有危险。妻子对此很不理解,前年和他离婚了。“那时感觉天都要塌下来。”向永兴说,“但我感觉自己做的事有意义,看到那么多农民工的期盼和政府的鼓励,感觉一切都值了。”

\n

  说起这些年维权路上的辛酸,向永兴眼圈泛红。一趟趟跑空路,常常遭受嘲笑、怒骂、刁难甚至围攻。今年10月9日,向永兴为一个工伤赔偿案第5次去湖北大悟,被当地一些不明真相的居民围攻,多次报警后才得以突围。

\n

  “是总工会给了我为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力量。”向永兴说,没有省市区总工会的支持和帮助,也难以支撑到今天。去年“奉节县农民工维权站”在青山区总工会挂牌成立,向永兴当选为站长,3名同乡工友一道加入。“加入工会后,有专业人士支持,更重要的是有总工会这个平台,劳动监察大队、司法局等部门也更加配合。通过联合维权,使得农民工讨薪之路走得比较顺畅。”向永兴说。

\n

  去年12月15日,在接到42名在咸宁做工的重庆务工人员的申诉后,向永兴依靠总工会平台,短短7天就帮他们讨回全部44.5万元的拖欠工资。向永兴说:“这是我维权这些年来,涉及金额最多也最成功的一次。”

\n

  2011年以来,向永兴先后被评为重庆市“十佳农民工”、武汉市“十佳农民工”,获得重庆市“五一劳动奖章”、武汉市“五一劳动奖章”,去年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\n(责任编辑:商海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