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疗做法 体控电疗 根治脑梗

余华回应《第七天》争议:交稿时就等着大家来骂_商海桥

来源: 时间:2018/10/31 21:39:53点击:


\"余华近照\"余华回应《第七天》争议:交稿时就等着大家来骂\"余华近照 杜斌 摄

“有人说《第七天》是我最烂的小说,这个很客气了。七年前《兄弟》出版时,有人说是中国所有小说里最烂的。”余华

昨日接受重庆晨报记者专访,余华称自己的作品从来就没离开过争议,等《第七天》冷下来会认真看读者的批评

《第七天》

余华 著

新星出版社

2013年6月第一版

定价:29.5元

相信很多人都没想到,在足足等了7年后,著名作家余华推出的最新长篇小说《第七天》,上市后迎来的却是如潮的吐槽声和批评声。针对“完全是近两年的新闻串烧”、“副线太多、语言拘束”等种种质疑,余华昨日接受重庆晨报记者专访时回应,直言交稿时就想到过会挨骂,并称会等《第七天》冷了之后再来看大家的批评。

承认借鉴《创世记》

鬼魂视角是个人选择

重庆晨报:为什么选择鬼魂的角度?为什么选择七天讲故事的形式?

余华:作家如何叙述现实是没有方程式的,是近还是远完全取决于作家的不同和写作的不同,但是必须要有距离。在《第七天》里,用一个死者世界的角度来描写现实世界,这是我的叙述距离。是我距离现实最近的一次写作。

我借助了《创世记》的方式,当然中国有头七的说法,但是我在写的时候不让自己去想头七,脑子里全是《创世记》的七天。两个原因,第一个是《创世记》描叙了一个世界的开始,这是我需要的,让杨飞进入到一个新的世界,头七的说法没有这样的宽广;第二个原因是《创世记》的方式比头七的方式更有诗意。

重庆晨报:有人说《第七天》是新闻串烧,里面用了很多的新闻,像是微博上的转播和改编。还有人觉得这是你最烂的作品,你怎么看?

余华:我们的生活是由很多因素构成的,发生在自己和亲友身上的事,发生在自己居住地方的事,发生在新闻里听到看到的事等等,它们包围了我们,不需要去收集,因为它们每天都是活生生跑到我们跟前来,除非视而不见,否则你想躲都无法躲开。我写下的是我们的生活。

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里写了很多当时哥伦比亚报纸上的事件和话题,他说他走到街上,就有读者对他说:你写的太真实了。《第七天》不能和《百年孤独》比,人家写下的是一百年的孤独,我只是写下七天的孤独,而且人家的一百年只用了二十多万字,我的七天花费了十三万字。我深感惭愧。

有人说《第七天》是我最烂的小说,这个很客气了。七年前《兄弟》出版时,有人说是中国所有小说里最烂的。你想想,中国每年出版一千部长篇小说,十年一万部,二十年两万部。

作品从来争议不断

会认真看读者的批评

重庆晨报:读者的批评你会关注吗?会不会影响心情?

余华:我会关注读者的批评,但不是现在,是以后。现在法网和NBA都结束了,我开始等待温网,这个夏天我什么都不想做了,看看书,听听音乐,看看电视里的体育比赛。等到《第七天》冷下来了,我会拿出时间来认真看看读者的批评,那时候冷静的批评也会多起来。

重庆晨报:你这些年的作品一直都是争议不断?

余华:《兄弟》当年出版时,给我的印象好像人人以骂《兄弟》为荣。《兄弟》七年里经过了两个出版社,换了几个版本,现在去书店买下《兄弟》读者对当时的争议不了解,也可能没兴趣了,现在我开始关注他们的意见了。

其实《活着》和《许三观卖血记》出版时也有很大争议,只是那时的争议局限在文学界,那时媒体不关心文学,更不会关心我,也没有网络。《兄弟》出版的时候媒体关注文学了,也关注我了,而且有网络了,所以争议被放大。这次《第七天》出版,有微博了,争议更加放大。我把《第七天》交给陈明俊(出版方负责人)时就告诉他,等着大家来骂吧。他说,我准备好了。#p#分页标题#e#

我在想,我下一部长篇小说出版时,也许五年以后,也许更久,我不知道网上是否会出现比微博更厉害的新式武器,那时候骂声会更加响亮。

我十分感激读者对我关注,无论是赞扬我的还是批评我的,我都心存感激,没有他们的关注,我不会有今天。被关注和被批评是成正比的,如果有一天没人关注我了(包括骂声),那就意味着我被遗忘了。

从死者角度来叙事

语言应是节制和冷淡的

重庆晨报:这是一部第一人称小说,你在小说里用了特别多的“我”,似乎是一种有意识的重复和强调?

余华:我在修改的时候已经删除很多“我”了,剩下的“我”都是不能删除的,仍然不少。这是叙述的需要,《第七天》的叙述有点像圆规的作用,“我”在叙述里是一个圆心,叙述的圆规一圈一圈往外划出一个一个的圆。“我”的经历是圆心,所见所闻是一条条圆线。

重庆晨报:还有评论家觉得,余华的语言才华未在新作中发挥尽致,有仓促的感觉,你觉得呢?

余华:这是一个从死者的角度来叙述的故事,语言应该是节制和冷淡的,不能用活人那种生机勃勃的语气。在讲述到现实的部分,也就是活着世界里的往事时,语言才可以加上一些温度。一部小说的叙述语言不应是作家自作主张的语言,应该是由小说本身的叙述特征来决定的。

重庆晨报:小说里有很多悲惨的故事,也有温情的部分,比如杨飞跟养父的故事,比如鼠妹和男朋友之间的感情。你的重点是悲惨现实还是现实中的温暖?还是不想让人看了之后太绝望?

余华:我在写的时候感到现实世界的冷酷,我写得也很狠,所以我需要温暖的部分,需要至善的部分,给予自己希望,也想给予读者希望。现实世界令人绝望之后,我写下了一个美好的死者世界。这个世界不是乌托邦,不是世外桃源,但是十分美好。

记者 裘晋奕

\r\n
3113\r\n 余华近照杜斌摄“有人说《第七天》是我最烂的小说,这个很客气了。七年前《兄弟》出版时,有人说是中国所有小说里最烂的。”余华昨日接受重庆晨报记者专访,余华称自己的作(责任编辑:商海桥)